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下载更多精品源码www.adminn.cn QQ677123
当前位置:首页 > 伟徳国际1946风云 >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2016-06-28 23:05:15 来源:中国伟徳国际app故事
广告id2-600x50
据时任装甲兵团司令杜聿明回忆,上海失陷后,国民党军队中唯一的机械化部队陆军装甲兵团(只有三个营)奉令向湖南撤退。 但是,11月底,何应钦突然命令将德国战车留在南京抗战。当时,杜聿明提出南京河湖众多,不如留下英国的水陆两用战车和炮战车。然而,蒋介石和何应钦不仅没有同意,反而还强令将拥有德国战车的第三连留在南京。三连全连有17辆德国“克芬柏”式五吨重的并列双机枪的新战车,连长为赵鹄。当时的主要作战任务是在淳化一带配合步兵作战。但是,在作战过程中,战车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甚至到了战役后期,这支部队成了无人管的部队。不得已,所乘残部只得自行从下关渡江撤退。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然而,杜聿明后来竟然称这支部队有两个真正的英雄,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儿呢? 原来,装甲兵团有三辆战车被日军击毁,遗留在了战场上。而且,其中一辆战车上还有两名侥幸活着的战士。他俩看到敌人的轻快部队已跟踪追来,认为继续在战车上打必被敌人活捉,下车逃命又感到耻辱,就“决心与战车共存亡,埋伏在战车内,相机打击敌人”。果然,这两个战士一直隐藏到下午四时前后,看见敌人又有一大队步兵来到。 两人计议这是狙击敌人的最好机会——他妈的,老子一个换你几十个!”只见他俩轻轻地将机关枪从战车转塔前后两端伸出,对毫不知情的日军发动突然袭击,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滚滚倒地的有几十人。黄昏以后,他们丢掉战车乘夜撤退。不幸的是,在撤退过程中,有1人中弹牺牲。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杜聿明一开始还不相信此事,后来缴获日军一本“皇风万里”的小册子后,才得知那个战士并未骗他。 这本小册子述及南京战役的经验教训时,重点提及了这辆战车里的埋伏狙击。 杜聿明急忙传令查找这位“战车英雄”,但为时已晚,这位没有留下姓名的英雄,已经在昆仑关战役中英勇牺牲。 抗战风云录:抗战时期真假八路军的斗智斗勇 1945年日本投降后,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立即成立中共辽西地委和辽西督察专员公署,辽西地委组成阜新工作委员会、辽西专署驻阜新办事处。阜新工委领导阜新市和阜新县、彰武县、黑山县、北镇县。委派锦州卫戍司令部政治部主任于纯为阜新工委书记、卫戍司令部司令兼政委。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当时,阜新形势十分复杂。国民党被俘军官、太平采炭所小把头田子明组织成立了700多人的“八路军”(老百姓称为“黑八路”),接管由汉奸头目组织的“阜新市地方治安维持会”,将其“委员长”、伪副市长黄千里逮捕,宣布成立“阜新市人民委员会”。伪满阜新炭矿株式会社劳务课课长孙立瀛宣布接收劳务课,并成立了有400多人的“阜新炭矿护卫大队”,准备配合国民党军队接收阜新。 9月10日,于纯等来阜新,沿途受到市民夹道热烈欢迎。当天下午,八路军正式成立阜新卫戍司令部,组建市政府。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八路军阜新卫戍司令部张贴布告,宣传中产的方针政策,安定社会秩序,并派出巡逻队维护治安,对破坏社会秩序者严惩不贷。10月26日,成立阜新矿山管理委员会,宣布从即日起,煤矿开始恢复生产。根据冀热辽军区命令,在阜新组建冀热辽军区三十旅,吕明仁兼任政委。阜新工委还举办了两期新干部培训班,培训100多名矿工和青年学生,从中发展党员50多人,大力培养蒙古族干部。 在八路军到来后,阜新矿工等劳苦大众积极参军,几天工夫,就扩军3000多人,18团一个营扩编为团,张智魁任团长。所谓“阜新市人民委员会”闻讯后立即“树倒猢狲散”,“黑八路”头目悄悄溜走。参加“黑八路”的绝大部分人认清了形势,转而积极向八路军靠拢,其中的大部分不久加入了革命队伍。 相关阅读:史迪威看轻中国远征军被打脸 70年之后,沧桑岁月已刻上他的脸庞。94岁的宁西珍回望过去,满眼都是自己20多岁时的样子。那是他一生中最艰苦但又最光荣的时光,他随中国远征军赴印度、缅甸参加对日作战,几经战火,九死一生,最终迎来抗战胜利的曙光。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我不是英雄,我只是战争的幸存者。”2日,在陕西省泾阳县云阳镇,这位参加过日军芷江受降和南京受降的抗战老兵面对记者,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宁西珍的人生记忆,被几个时间节点勾勒得逐渐清晰。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1940年,因山西老家被日军占领,强烈的爱国热忱让宁西珍报考已迁往成都的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十八期工兵科的学生。1943年毕业前,报国心切的他甚至组织了18名同学准备奔赴沦陷区打游击。一番波折之后,宁西珍被分配至中国远征军,从昆明乘飞机经“驼峰航线”来到退守至印度的中国驻印军新一军22师65团,成为一名情报官。 前线纷飞的战火和战局的艰辛超出了宁西珍的想象。“我们的装备很落后,步枪都是打一发退一发的,与敌人相差很多。”在1943年末反攻缅北的太洛战役中,宁西珍需要突破日军的封锁线,独自将作战地图送到已转移至敌后的本方部队。短短几公里的原始森林内险象环生,不时枪声大作,他从白天一直走到翌日清晨,直至将地图送达,成功切断了敌人的增援部队。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最终,太洛战役获得全胜,中国军队歼灭日军800多人,收缴十余辆军用卡车。战役总指挥史迪威将军甚至不相信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能取得这样的大捷,亲临战场清点人数后深表佩服…… 此后,宁西珍先后参加了瓦鲁班战役、孟拱河谷战役、卡马英战役等。强渡伊洛瓦底江战役是宁西珍在缅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当时已任排长的宁西珍和战友在船头架起机枪,行至江心时遭到敌人袭击,多名战友受伤溺亡。 “子弹就在身边飞过,战友们一个个倒下。”情急之下,宁西珍命令其余战友打开救生衣弃舟下水,并通过旗语通知岸上的小炮班向日军发起攻势,掩护部队登岸。战斗结束后,全排死伤十余人,宁西珍也身受轻伤。“那时候,你就会真真切切感受到战场的无情。”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宁西珍至今清晰地记得,从缅甸归来后,1945年8月自己在湘西战场听闻日本无条件投降消息时的情形。“大家一起唱啊、跳啊。那种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此后,宁西珍又先后随部队赴芷江和南京,承担日军芷江受降仪式和南京受降仪式的外围警戒任务,见证了抗战胜利最荣耀的一刻。 枪林弹雨走过的人生,让宁西珍对战争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如今的他,身体佝偻,听力不佳,但却声音洪亮,思维清晰。当有慕名者前来拜访时,他总会穿着整齐,在胸前挂上各地志愿者送上的抗战英雄纪念章,以缅怀那段峥嵘岁月。但每每谈起在战场上的经历,他也总是神情凝重。他说:“我不是英雄,我只是战争的幸存者,今天的和平是当年无数人浴血奋战用生命换来的,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和平来之不易,希望今后永远不要有战争。” 相关阅读: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国民党部队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由第51师、第57师和58师组成,全军共3.2万人。参加过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多项战役,在抗日战争中,以七十四军战绩最为卓著,打出了七十四军抗日铁军的称号。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1937年8月,在武汉的国民革命军五十八师师长俞济时,接到了国民政府的委任状,被任命为新组建的国民革命军七十四军军长。 新组建的七十四军下辖五十八师和五十一师。七十四军创建在危难之时,当时淞沪会战的序幕已经拉开。七十四军尚未组建完成,王耀武下辖的五十一师在陕西还未归建,便开赴淞沪战场。自此拉开了七十四军辉煌的抗日生涯。
抗战风云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唯一的坦克连
淞沪会战爆发,74军奉命在吴淞口布防,很快王耀武的51师与日军就大战一场,顽强阻击,在国民党军一片混乱之中,51师镇定自若,表现出色,虽损失过半,但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受到了上司的嘉许,4军从此崭露头角。 当时有名的《申报》和《大公报》都曾报道过51师的英勇作战。74军从淞沪战场撤出后,还来不及补充休整就投入南京保卫战,多次击退日军进攻,南京沦陷后51师奉命突围,全师撤至浦口仅有8000人。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伟徳国际1946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