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喾攻共工之战

相传帝喾时期(约公元前24世纪),帝喾部落联盟,进攻共工氏(约今河南辉县境)的作战。 原始社会晚期,黄帝之后,黄帝族部落联盟生活在中原东部高辛(今山东南部地区)一带。相传黄帝曾孙帝喾号高辛氏,继颛顼成为部落联盟首领。炎帝族的一个分支共工氏部落联盟,居其上流黄河西岸(约今河南辉县境),经常侵犯其他部落,不服帝喾管辖。帝喾遂进攻共工氏,将其一举击败。此战,给共工氏以沉重打击,巩固了帝喾及其部族的领导地位。
  • 名    称帝喾攻共工之战
  • 地    点冀州
  • 时    间前24世纪
  • 参 战 方帝喾部落/共工部落
  • 结    果巩固了帝喾及其部族的领导地位。
  • 伤亡情况不详
  • 主要指挥官帝喾/共工
  • 叛军指挥官共工
  • 开始时间约前24世纪
1

相关记载

    原始社会晚期,相传黄帝之孙颛顼号高阳氏,继黄帝为该部落联盟首领。他生于若水而居帝丘(今河南濮阳东南),正处黄河(约当今卫河)东岸附近。炎帝的后裔共工,已成为炎帝族分支共工氏部落联盟的首领,居九有(即九州)黄河中游河西地区(约在今河南辉县境),在颛顼部落联盟的上流。当时,黄河经常泛滥成灾,祸及百姓。共工率领部落联盟修筑西岸河堤,防止水患。大水冲毁东岸河堤,殃及下流颛顼部落联盟。两部落联盟发生冲突,在中原地区展开大战。
2

战争地点

    冀为地名,即,又称冀方。《尚书·禹贡》九州之中冀州为首,在东河之西,南河之北,西河之东。所记地名有太原(汾水上游)、岳阳(霍太山以南)、覃怀(汉河内郡怀县,今河南沁阳)、衡漳(漳水)、恒卫(恒山、卫水)、大陆(大陆泽)和碣石(碣石山)。所记居民有鸟夷,郑玄注曰:“鸟夷,东方之民,搏食鸟兽者也。”又引王肃曰:“鸟夷,东北夷国名也。”《周礼·职方》说:“河内曰冀州。”《尔雅》说:“两河间曰冀州”,《吕氏春秋·有始览》同。《说文》说:“冀,北方州也”,《玉篇》同。《山海经》郭璞注:“冀州,中土也。”《淮南子》高诱注:“冀,九州中,谓四海之内。”刘盼遂《冀州即中原说》认为冀州即中原、中夏,马培棠《冀州考原》观点与之相近,从字形近于“夏”字认为冀为“中间一区的农耕文化,自称为诸夏,居地为冀州”。所说不如丁山近实。冀州应为商人之畿服,畿服以商代都城为中心,自然就有了中土、中原的含义。而商代都城在黄河以北,所以此一“中土”、“中原”也自然要稍稍偏向于北方。《禹贡》所说漳水所在的地区,后世认为偏于东、北,但商人却正以为那里就是中土、中原。商人以玄鸟为图腾,风俗信仰与鸟夷相同,也正是东北鸟夷中的一支。《左传》哀公六年孔子引《夏书》曰:“惟彼陶唐,帅彼天常,有此冀方。”又《逸周书·尝麦解》曰:“有殷之囗辟,自其作囗于古,是灭厥邑,无类于冀州。”陶唐与殷均为北方之族,而称冀方、冀州,亦可证冀为北方之地。《诗经·商颂·玄鸟》说“邦畿千里,维民所止”。商人以河北殷(安阳)、邢(邢台)等地为都城,以周围五百里或一千里地区为畿服(甸服),因而商人心目中的中土、中原便也位居河北了。
3

战争领导人

    帝喾,姓姬,为上古五帝之一。他是黄帝的曾孙,“生而神灵,自言其名”。十五岁时,因辅佐颛顼帝有功,被封于高辛(今商斤市南高辛〕。三十岁时,代颛顼为帝,都于亳。因他兴起于高辛,史称之为高辛氏。帝喾即帝位后,“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大下服”。他在位七十年,天下大治,人民安居乐业。
    共工氏,姜姓,是炎帝的后裔。《国语·鲁语上》载:共工氏之伯九有。伯九有也就是霸九州。实际上是说共工氏一度是九州的伯(霸)主,即中原部落联盟的一个首领。这反映了九个氏族住在九个地方,共工氏在其中居于首要地位。徐旭生说共工氏居住地在今河南省辉县。郭沫若说:共工氏长期活动的地方是今河南西部的伊水和洛水流域。这个地方古代称为九州,可能来源于共工氏的九个氏。
4

战争经过

    <<上古秘史>>第6回记载:原来共工的百姓强悍好乱,又经康回、共工氏两次图霸图王的风气所渐染,总想称雄于九州。这回子听说颛顼帝驾崩,帝喾新即位,他们以为机有可乘,便又蠢动起来。但是其中却没有一个杰出的人才,所以乱事还不十分厉害。帝喾听了,便叫火正重黎带了兵征讨。临行的时候并嘱咐他:“要根本解决,不可以再留遗孽。"重黎领命,率领大兵直攻冀州。那些乌合之众哪里敌得过重黎之师,不到一月,早已荡平。可是重黎是个仁慈的人,哪里肯痛下毒手,处置共工氏百姓不免姑息一点。哪知等到重黎班师回来,那共工氏的百姓又纷纷作乱起来。帝喾听了大怒,拣了一个庚寅日,将重黎杀死,以正他误国之罪。一面就叫重黎的胞弟吴回代做火正祝融之官,并叫他带了大兵再去攻讨。吴回因为重黎之死都是为那些乱民的原故,替兄报仇之心甚切,加以帝命严厉,所以更不容情,一到那边专用火攻,竟将那些乱民焚戮净荆从此共工氏的名称,不复再见于史册,亦可算是空前的浩劫了。等到吴回班师回来,帝喾叹道:“朕非不仁,下此绝手,亦出于不得已耳!”
5

战争点评

    所谓战争,都是非常残酷的,过分的仁慈将导致严重的后果.
    帝喾攻共工之战充分说明这一点.帝喾手下将军重黎具有一个领导人的战争头脑,但不具备一场战争做有的勇气,正因为他的一时仁慈,后来共工氏百姓的作乱,导致严重的后果.帝喾攻共工之战巩固了帝喾及其部落的领导地位。

关于帝喾攻共工之战的伟徳国际app资料

那些事儿